2015年5月1日星期五

數理人文-第四期

今期《數理人文》,其實可改名為《物理人文》。在雜誌開首編緝已明言,以科學為題材,不再局限於數學,變成一本科學雜誌,甚為可惜。台灣之大,居然不能容納一本數學雜誌嗎?這本也許是最後一本買的《數理人文》了。

今期主題,包括宇宙微中子和高溫超導體等等,不贅。最吸引的,是胡適與巴斯德的文章,當看到巴斯德這名字時,有點熟悉,想起盒裝牛奶上寫有巴斯德消毒法,才認識這位法國科學家。胡適對包斯德推崇備至,勉勵學生把自己鑄造成器,學巴斯德科學救國。讀畢,回想起半年前香港的雨傘運動,學生犧牲自己學業時間佔領街道,值得與否,因人而異。但佔領運動在乎的是當下,胡適所在乎的是將來。

另外,科學救港是否可行也是未知之數,香港推崇的只有金融和旅遊,在科學上有點成就也會出國實踐,留在這彈丸之地又有何發揮。

除此之外,伊朗女數學家Maryam Mizakhani的文章也是值得一讀。這篇在Quanta Magazine的文章本想鑽研一番,但看見這長篇英文文章,自不然睡意驟濃,難得有中文翻譯,方便不少。

還有一篇文章值得一薦,是有關Alan Turing的文章。不久前曾看了有關他生平的電影Imitation Game,當中有不少情節與歷史相違背。從這篇文章中,可以認真瞭解這位數學家的貢獻,而不只是將焦點放在他同性戀上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